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广告 >

徐童:上海到底缺失了什么?让人担忧会沦为环杭州城市

2020-11-13 22:05广告 人已围观

简介推荐阅读:喜欢网购的人千万要注意了,这....原载于《决策》杂志2018年第2-3期导读大有深意!上海成立了一个新机构。4月12日,上海成立了第一个市级层面的“大数据中心”。这个特别...

徐童:上海到底缺失了什么?让人担忧会沦为环杭州城市

  推荐阅读:喜欢网购的人千万要注意了,这....

  原载于《决策》杂志2018年第2-3期

  导读

  大有深意!上海成立了一个新机构。

  4月12日,上海成立了第一个市级层面的“大数据中心”。这个特别的机构,揭牌仪式虽然简朴,但其组建背后的治理逻辑,在上海全局工作中的分量却很重。李强到上海工作后,曾多次进行专题研究,他反复强调的政务服务“一网通办”,就与之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  李强把“一网通办”称作上海需要全力打响的“政务服务品牌”,以此优化营商环境、提升群众和企业的获得感。

  时间向前推到2017年12月22日,以上海市委、市政府名义召开的“全市优化营商环境推进大会”显得格外特别。从那时起,截至目前的4个月里,上海以密集鼓点出台了一系列将改变这座城市发展轨迹的政策。

  而这一系列大动作背后,可以概括为四个字——上海之问。

  01

  上海为什么要“革命性再造”?

  2017年12月1日,李强曾就营商环境专门作过一次调研,开了一场政府、企业、窗口服务单位等多方参加的座谈会。不到一个月再开全市层面推进大会,可见对这一问题的特殊重视。

  会上,李强说了一句分量颇重的话——上海的营商环境非得来一次“革命性的再造”。言外之意不言而喻,即上海的营商环境存在明显短板。短板到底是什么呢?

  12月5日,《解放日报》发表了题为《主动亲近企业》的头版评论:“政企之间背靠背,对企业不闻不问、敬而远之的现状亟需改变。只有充分尊重市场主体、更好服务市场主体,市场才有活力、经济才有未来。”

  评论发出的当天,上海张江平台经济研究院院长陈炜的企业界朋友都在转发,他感慨道:“那么多人转发,是因为评论说出了企业的心声。如同冬天里的一把火,给上海的企业带来温暖和希望。”

  02

  “10年、20年后,上海拿什么参与竞争?”

  2018年初,接连发出的新信号以及《解放日报》几乎一周一篇重磅社论的节奏,让外界敏锐地意识到,这座中国第一大经济城市即将发生重大变化。

  “10年、20年后,上海拿什么参与竞争?弱势要变强势,有个很长过程,但强势一旦变弱势,就啥都没有了。”2017年12月21日,李强在一次会上向上海各区、主要部门负责人抛出了这个颇具冲击力的问题。

  会议通稿甫一发布,各路媒体纷纷进行报道和解读,并冠之以“新时代上海之问”。从中可见言辞之切、焦虑之深。那么,主政者的焦虑来自哪里?

  首先来自肩负的任务和使命。3月1日,李强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说,上海的使命不只体现在自身发展的水平上,更重要的是服务全国大局,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竞争。就在“新时代上海之问”被提出的同时,国务院正式批复“上海2035”城市总规,传统的“四个中心”加上科创中心,首次被并称为“五个中心”,作为上海需要深化的核心功能。

  特别引人注意的是,批复提出上海要建成“卓越全球城市”。一线城市中,只有上海被定位为全球城市,而放眼世界,公认的全球城市仅纽约、伦敦、东京三座城市。

  “中央对上海寄望之深、要求之高可见一斑。然而,国家使命和各种功能中心并不会自动实现,特别是对照全球城市标准,上海还有许多短板要补齐。主政者是在按照全球城市的标准和发展逻辑来变革上海。”上海市政治学会副会长秦德君对《决策》分析说。

  其次,压力来自民间和外界对上海发展前景的担忧。采访中,沪苏浙三地专家和相关人士一个共同的观点是,上海近几年对发展强调得不够,干部的发展意识不强,谈国际、谈治理远多于谈发展,导致创新发展能力不足。

  “动力变革”是十九大报告一大关键词,受创新发展滞后的影响,上海已有优势逐渐式微,而新的支撑尚未找到,实现动力变革对上海来说,可谓道阻且长。

  “以重大项目为带动是上海发展的传统模式,大项目支撑了上海近30年的发展。但是目前来看,上海重大项目在减少,带动作用在减弱,尤其是十二五期间重点培育的战新产业没有实现预期的增长支撑。”上海社科院应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伟对《决策》分析说。

  03

  数据对比中有哪些隐忧?

  2017年末,自媒体上关于上海的议论颇多,不无担忧甚至批评。其中题为《上海会沦为环杭州城市吗?》的文章被广为流传,文章犀利地指出了上海的短板和隐忧。一时间,上海成为舆论的风暴眼。那么,上海的隐忧是什么?我们通过几项关键指标来做一个横向比较。

  当前,区域竞争已经从要素层面转向创新驱动的比拼。

  首先看上海的自主创新能力。2016年,上海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为35.2件;北京为76.8件,是上海的2倍多;深圳的80.1件也是上海的2倍多。

  再来看更权威的PCT国际专利申请受理量。2016年,上海的受理量为1560件,在全国城市排名第四,虽然与第三名广州(1642件)相差不大,但是与前两名深圳(19648件)、北京 (6651件)差距巨大。

  当前,上海正在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,从数据来看,可谓任重道远。

 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未来发展的支撑,上海的情况也不乐观。

  2016年,上海战新产业增加值4182亿元,比上年增长5%,占GDP比重为15.2%。同期,北京战新产业增加值5647亿元,增长9.1%,占GDP比重为22.7%。

  深圳的表现更为亮眼,全年战新产业增加值7848亿元,比上年增长10.6%,占GDP比重40.3%。比较来看,上海战新产业增加值、增速、占比均最低。

  由于缺少新的发展支撑,上海不仅在一些关键指标上落后于北京、深圳,而且在长三角区域内,其核心地位和影响力也有弱化的迹象。

  “抛开国家使命等宏观层面不谈,上海自身的发展、如何重构战略优势是再出发最直接的逻辑起点。”陈炜对《决策》分析说,“反过来看,只有上海自身发展好了,才能真正再出发,才堪担当国家使命。”

  04

  上海缺失了什么?

  上海坐拥众多重点院校、科研院所以及海量顶尖人才,为何创新发展没有走在前列?为何未能形成产业分工主导权?

 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田国强分析认为,区域创新发展依赖于企业家精神和市场制度环境,与一些发达省市相比,上海企业家群体的行业号召力、国内影响力还不够,民营经济整体发展比较弱。

  采访中,专家们一个共同观点是,上海在新一轮城市竞争中式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本土、高科技、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龙头企业。深圳有华为、腾讯、大疆创新、华大基因;杭州有阿里巴巴、海康威视、蚂蚁金服。两地对上海形成挑战的领域,其龙头企业均是本土高科技民营企业。

  根据全国工商联最新数据,无论数量还是质量,上海民营经济均呈下降趋势。

  2016年,上海民营经济增加值增长6.1%,同比回落0.2个百分点,占全市比重仅26.6%,同比下降0.1个百分点。

  同年广东、江苏、浙江的民营经济增加值增速分别为7.8%、8%、7.7%,占全省GDP比重分别达55.2%、53.6%和65%,同比均有提高。一降一升之间,不难窥见上海民营经济的乏力。

  2017年中国民企500强中,上海仅13家企业入围,且前100强上海仅占2席;浙江有120家企业上榜,仅杭州市萧山区就有15家企业入围;深圳入围28家,是上海两倍之多。

  上市公司代表一个区域最有竞争力的企业,从一线城市上市公司情况比较来看,截至2017年11月底,剔除主要央企后,深圳上市公司总市值为9.65万亿元,北京为6.63万亿元,上海为6.38万亿元,京沪差距不大,沪深差距达3.27万亿元。

  深圳

  与深圳相比,上海的差距在哪里?

  对比两地千亿以上市值公司发现,第4名到第10名的上市公司对应市值相差不大,差距主要在前三名:深圳的腾讯、平安和招商银行的总市值超过5万亿元,而上海最强的交通银行、浦发银行和上汽集团合计市值只有1.16万亿元。

  两地市值的差距,主要是上海缺乏像腾讯这样的巨无霸公司——上海市值最高的交通银行,其市值只有腾讯的八分之一。而且上海市值前8位清一色为交行、浦发、上汽、宝钢等国有企业;深圳市值前8家中,腾讯、中国平安、万科、平安银行、比亚迪5家都以非公资本为主。

  民营经济的不充分发展,不仅与上海作为国家经济中心城市的地位不相符,而且对城市发展活力、创新发展造成不利影响,企业和人才只好“用脚投票”,这些成为制约上海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症结之一。

  尽管上海发展面临诸多短板,但对于上海再出发,受访对象均持乐观态度。

  秦德君表示,上海有巨大的优势和潜力,广阔的经济发达的腹地、资源要素的富集、法治化的营商环境等,都是其他城市所不能比的。“上海再出发,就是按照全球城市的逻辑来变革自己,而且必将是一场结构性变革,如果变革到位,上海一定会‘出彩’。”秦德君告诉《决策》。

  作为来自上海自贸区和科创中心核心区张江的智库人士,陈炜近年来对张江的人才流失和产业空心化很是担忧,并为此大声疾呼、建言献策。尽管近距离看到上海的一些不足,陈炜依然对上海充满信心。

  “上海虽然尚未培育出世界级领军企业,但创新型企业已成集聚发展态势,可能上海尚没有一树成林的奇观,但有一批大树集聚,形成创新的森林优势。”陈炜表示。

  针对发展支撑不足,李强提出,在上海服务、上海制造、上海购物、上海品牌的基础上,构筑新的战略优势。

  2018年的上海市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明确了两大目标:未来5年,战新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达到20%以上,战新产业制造业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比重达到35%。

  2016年,上海这两项指标分别为15.2%和26.7%,这意味着未来5年,这两个数据要提升近5个和9个百分点。对上海而言,这个目标凸显了上海变革的决心。

  最近上海比较焦虑,焦虑到要成为“环杭州城市”。一向救苦救难的秦朔老师则写文章鼓励上海成为“众城之神”。

  其实上海的焦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前段它还焦虑自己不如深圳会创新。深圳好歹也是一线城市,现在上海已经焦虑到要变成杭州郊区了。

  记得十九大前发行过一张纪念邮票,邮票上有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,没有广州。邮票出来那天焦虑的是广州,这是要被杭州挤出一线城市啊。杭州有什么,杭州有阿里巴巴。杭州还有什么,好像没了。也就是说,一个阿里巴巴让杭州把广州挤下去了。

  同理,一个阿里巴巴要让上海成为“环杭州城市”了。上海的痛,在于没有阿里巴巴。上海曾经有机会有阿里巴巴来着,但是上海看不上,赶到杭州去了。上海是玩钱的,钱生钱来得多轻松,来得多魔性,有钱玩干嘛要辛辛苦苦搞企业。但是现在情况变了。

  首先是上海没钱了。前段时间有篇文章《上海金融业大幅萎缩》,里边有组数据,截至10月底,上海各项存款余额112100亿,较去年底的110511亿,只有1.4%的增幅;而全国同等口径的增幅是8.3%。也就是说,钱不往上海去了,上海吸引资金的能力在大幅萎缩。什么原因我不知道,但是很显然上海人轻松地玩钱生钱的日子快要过去了。上海是金融之都,没有钱玩了当然要焦虑。再焦虑可能要担心成为苏州郊区了。

  我们再看看杭州,一个GDP只有广州二分之一强的省会,先是让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说把广州挤出一线,然后让侠肝义胆的秦朔老师担心上海要成为环杭州城市,为什么呢?

  杭州有阿里巴巴,除了阿里巴巴可能杭州也就没什么了。为什么有了阿里巴巴,杭州就变得这么厉害?我觉得这里边有着划时代的大趋势和大变局。

  提个问题,什么叫现代社会,什么叫古代社会?一言以蔽之,东西流动起来叫现代社会,东西流动很困难的叫古代社会。可以流动的东西有三样:人、财、物。人先不说了,现代社会各大城市争的主要就是金钱流和物流。能像上海那样玩钱的自然最高级,能像广州那样玩物流的虽然没有上海玩钱的高级,但也足够撑起一线城市。广州从唐朝就是中国最大的外贸窗口,这个地位一直到计划经济年代的广交会都没改变。直到今天,广州有着据说20万的非洲兄弟在倒卖小商品,仍然稳居物流之都。

  那么广州的物流之都为什么堪堪要被杭州挤出一线城市呢?因为杭州有阿里巴巴。阿里巴巴是高科技企业,但这不是核心。核心是,阿里巴巴是一家占据数据上游的数据公司。阿里巴巴本身不生产任何一样商品,它也不卖任何一样具体的商品;但是它由于交易平台而产生的海量数据,让它比任何具体商品都值钱。换言之,阿里巴巴的数据流比任何物流都值钱。

  这样,划时代的大趋势大变局也就呼之欲出了:我们社会的“流动性”正在发生巨变,从以前的金钱流、物流,变成数据流、金钱流、物流。这其中,数据流和金钱流占据顶端,物流的重要性越来越低,甚至正在变成数据流的附庸。物流变成数据流的附属品,在电商、外卖和快递行业极为明显。也正是这个缘故,顺丰快递拼命也要保持独立性,因为它无法舍弃数据流而仅仅成为物流末端。

  北京和深圳继续保持一线,保持高科技创新能力,很大程度是因为,北京有百度,深圳有腾讯,这两家都有着不逊于阿里巴巴的数据能力,同样占据数据流的顶端。腾讯与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战场之一,也是在数据层面,在各自的云服务。这是战略性的根本争夺,都是要占领数据流的制高点,重要性绝不亚于金钱流。

  我们回来看看上海。上海有钱,虽然资金的流入速度在放缓,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,上海的金融之都还无法动摇。那么上海人焦虑什么呢?根本原因在于,金钱流虽然继续非常非常重要,但是数据流的作用起来了,而上海在这方面可以说非常薄弱。目前可能还是金钱流的作用略大于数据流,但是未来呢?恐怕不好说。这个意义上,上海人虽然坐拥金钱,却有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,所以上海人焦虑了。

  如果不能在数据流方面分一杯羹;甚至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对数据流有所作为,上海的金融之都地位可能是保不住的。钱并不注定留在哪里,钱会自己去寻找新的机会。如果金钱流与数据流注定合二为一,上海说不定真的会成为第二个广州。

  上个月去上海开会,我注意到上海发展起来一批数据服务型创新企业,其中好几家是我的朋友们在做。这说明上海人绝不缺乏创新与创业意识,反应够敏捷,做事够务实。但是这里边有一个巨大的问题,就是这些创新企业都不拥有数据本身,而是从大公司大平台的数据接口寻找机会,包装成自己的产品和服务,再推给客户。

  如果是一个二线城市,能做到这一层无疑已经很了不起。但对于上海的野心和自我期许来说,就显得远远不够了。以上海的一线地位,当然应该有自己的数据和平台企业,就像阿里巴巴之于杭州、腾讯之于深圳、百度之于北京,也就是彻底占据数据流的上游和顶端。但是上海没有,很显然没有。

  在一个数据流金钱流并举、甚至数据流合并金钱流的未来,这样的上海当然需要焦虑。相比除广州之外的其他一线城市,上海缺了一条腿。而杭州,由于数据流的优势,的确有跟上海平起平坐的可能性……

  上海人是最会玩钱的,但钱不见得永远跟着最会玩钱的人走,钱会跟着机会和趋势走。而上海人显然已经看见,机会和趋势并不见得永远都留在上海。

  香港就是一辆前车。


徐童:上海到底缺失了什么?让人担忧会沦为环杭州城市

Tags: 数据  上海  城市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13329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